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爷车的博客

不要去试图填满生命的空白,因为,音乐就来自那空白深处--泰戈尔

 
 
 

日志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7-D10 雅江-巴塘)  

2009-06-28 15:58:14|  分类: 我的骑行印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7  5月22日,晴,雅江---119道班  骑行53KM  翻越剪子弯山(海拨4659米) 总行程547KM

        

早上七点半,我们出发了。今天将要翻越4659米的剪子弯山,从雅江县城出发32公里到垭口,垂直落差达2059米,是川藏线上坡度最大的一段路程。从折多山开始,我们每天翻越一座4000米以上的高山,而且是一座比一座高,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高原,对精神、意志和体能都是严峻的考验。

昨天,我们做足了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虽然有后援车,但食品和水也比前几天带得更多。刚出县城,G318国道就像一条愤怒扭动的长蛇,一弯接一弯,一坡上一坡,给足了每一个骑行它的人以颜色。一开始就没敢小视,就像第一次登折多山一样,采取小盘带大飞的方式匀速前进,但是,我们的平均时速只有5公里,比折多山的6-7公里时速慢许多。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相对来说,花椒今天的状态要差些,主要还是他的膝关节伤痛,严重影响发力。对此,他也做足了思想准备,即使是只能全程推车,也一定要推上剪子弯山,绝对不搭车!飞刀我们表示,如果花椒真的必须推上垭口,我们就一起陪着他推。

我们奋力地向前骑行,路上还遇到了许多昨天住雅江的车友。可能是不少车友体力不支,也可能是意志不坚定,不久之后,我就不断看到有搭车上山的了。一辆顶上倒放着四辆自行车的出租面包车从我们身旁轰隆隆开过,窗口伸出了一只手,比着大姆指。不一会儿,两辆出租面包车又各自载着4辆自行车从我们身旁冲过,前面那个车的副驾位置又伸出个头来大喊:“加油!”。又过了一会儿,一辆出租车顶上架着一辆自行车冲了过去,我们认出是在新沟遇上的那个独自骑行的西安小伙子的,也许是他不好意思,并没有招呼我们。现在,在通向剪子弯山垭口的道路上,只有我们和少数几个车友在坚持了……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中午快12点时,我们刚好走了一半的上山路程,约16公里,海拨高度大约3600米。这时,净一和涛声上来了,带来了热开水,马上把牧师赠送的得益方便饭拿出来,为我们冲泡好,还打开了豆豉鱼罐头。我们每人吃了两盒方便饭,外加一个苹果。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又出发了。我一般下午的运动状态比上午好,骑行的速度和节奏都比午餐前好,我加快了速度。天色一下子暗了下来,很快打起了雨点,越下越大,我穿上了雨衣,继续向前。在距离垭口还有4、5公里时,我通过对讲机得知花椒的情况比预料的好,可以骑上来,我和飞刀就加快速度奔向垭口了。飞刀体能比我好,走在我前头。我按照自己的节奏奋力前进,距离垭口还有大约2公里时,我超过了那个很强壮的西安小伙子,他因比较严重的高原反应面临崩溃,但仍然顽强坚持骑行。我鼓励他:“小伙子,下车推行,靠步行调整自己呼吸,坚持住哈!”。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飞刀登到垭口了,马上用对讲机鼓励我和花椒。我还有不到1公里就将登上垭口了,望着那个让我喷血的垭口,心中又涌起了一阵激动,泪水盈满了眼眶,我又一次战胜了自己。站在垭口上,看着下面刚刚走过的弯弯曲曲的山路,花椒和那个西安小伙子如两个小点,正缓慢地时而骑行,时而推行,感觉得到他们十分痛苦,却顽强坚持。这时,天上又下起了雨,几分钟后变成了漫天的雪花,随后又变成了冰雹,打得头盔响,气温一下子降了许多,手指很快就冻僵了。望着那两个缓缓上来的小点点,泪水又打湿了我的眼眶。

正在这时,杨姐给我打来电话,问候加鼓励。我含着眼泪告诉她:“川藏线是许多车友的期待,但要真正去体验它,最需要的是精神和意志!”我和飞刀在对讲机里为花椒加油,我还专门下行了约1公里去迎接花椒登上垭口,我们要一起共享战胜自己的快感。飞刀和花椒后来告诉我,当看到垭口时,他们都流眼泪了。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从剪子弯山垭口到119道班的23公里并不轻松,一直是在4000米以上高度时而上下。下山约5公里就是卡子拉山警务站了,这里有便民开水供应站,可以补充饮水。从现在开始至到理塘,都没有爬上一座山的垭口可以马上畅快放坡的情景了,而是一座山坡接一座山坡,下坡多少,又要爬坡多少。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晚上七点左右,我们才到达119道班。这里海拨约4200多米,大多数人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今天住宿这里的车友很多,把铺位都占满了。净一早早地就开车到了这里,为我们占了一个房间,4个铺位,还现杀了一只资格土鸡炖成药膳。其他十几个来自五湖四海的车友,不分男女老少只能挤在一个大房间的通铺上。能骑行川藏线的车友都是革命乐观主义者,面对如此简陋的住宿条件,仍然心情开朗,其乐融融。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119道班在全国骑行川藏南线的车迷中知名度甚高,吕班长更是名人了,他对我们十分热情,也很理解,尽力提供方便。我们等其他十几个车友先用餐完后再上的桌,席间与吕班长和夫人愉快地交流,了解到一些他们的酸甜苦辣。花椒热情地代表我们向吕班长发出邀请,到成都时务必打电话联系,需要帮助说一声,车友们一定和吕班长夫妇一起再相聚。

茫茫人海,能够在一个极其偏远的不起眼地方相聚,这是车友间的缘份!车友们能够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遇上吕班长,这也是缘份!这都是自行车运动的缘份!如果没有119道班,没有吕班长,川藏线上的车迷们不知还会多受好多苦?

在吕班长保存的留言本上,我们找到了11车队吴老爹他们的留言,倍感亲切。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D8  5月23日,阴转晴,119道班--理塘,骑行89KM,翻越卡子拉山(海拨4712米)  总里程636KM

 

清晨六点,大家都准时起床了。由于条件简陋,除了用冰冷的泉水刷刷牙洗洗脸之外,就别无所求了。我们请吕班长夫人用昨晚剩下的鸡汤做了一锅烫饭,成了道班少见的丰盛早餐。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站在119道班外,周围寂静无比,连鸟叫的声音都没有。群山被晨雾笼罩得严严实实,眼前的G318国道像一条长蛇急匆匆地向高高的山上爬去,钻进了云里。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那几个老年骑友、广西、西安的车友先和我们道别,与吕班长道别,然后踏上了征程。

119道班的海拨高度已经在4200多米了,我们刚出门就是一个至少4公里的BT坡,上得十分费力。山上的大雾让我们看不清远处,机械地踩着脚踏板。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个济公模样的人,满脸胡须,身上很脏,背了个包,双手戴着破线手套,提个两个塑料袋,里面装的都是吃的,在这人烟稀少的高山上独自行走,健步如飞。飞刀追了上去:“壮汉,请问你到哪里?”“前面!”壮汉头也不回地大声用川普回答。飞刀吓了一跳,此时此景,高人神仙才会如此回答!“你从哪里来?”“成都,我要走到香格里拉去,然后再到缅甸,那里有很多好吃的东西……”飞刀打住了,不敢再问了。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大约翻过了2个山头,太阳出来了,一队解放军的车队隆隆地从后面开了上来。我们跟着车队前进,在一个长下坡路段曾以时速56公里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这个车队。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我们对于今天要走的路程很陌生,只知道要翻越4712米卡子拉山口,这是我们在四川境内将要翻越的最高高度了。从昨天翻越剪子弯山之后,我们就没有下过海拨4000米的高度,一个接一个长长的绵坡不断延伸,绕过一个又一个山头,不断把海拨高度提升到新的记录。氧气越来越稀薄,大家都感到非常疲惫和吃力,腿上像被捆上了沙袋一般沉重。在没有到达卡子拉山口之前,我们真不愿意有下坡,因为下去了还得重新爬上来。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从119道班出来,我们的平均时速只有5-6公里,我感到爬坡的难度与剪子弯山不相上下,而今天呼吸更困难。骑行了大约5个小时,我知道下一个垭口就是卡子拉山口了,只见一个望不到头的BT长坡又绕过了至少2个山头。

远远望见早我们一小时出发的几位老年骑友缓缓地在对面山坡上前进,虽然看不清他们,却能强烈感受到他们急促的呼吸和顽强的意志。与我们同行的4位西安车友,也和我们一样奋力爬坡,那位有高原反应的强壮小伙子满面痛苦却顽强坚持,那位娇小的西安来的姑娘也坚定地慢慢摇上来,我们半路上分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苹果。在这样的环境中要战胜自己需要顽强的精神和意志,要退缩下来却是最为容易的事。昨天踏过了剪子弯山垭口,今天我们又在重新征服自己。还好,花椒说他的膝关节今天不痛了。

路码表显示我们已骑行快30公里了,海拨高度4712米卡子拉山垭口近在眼前了。先我几分钟到达的飞刀把自行车架在垭口的风马旗旁边,风马旗随着大风呼呼飘扬,远远望去,那自行车犹如在天上一般,很是潇洒漂亮。那位西安姑娘,在冲到垭口之后,爬在地上哭泣,这是痛苦到极致的喜悦!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过了卡子拉山垭口,海拨高度下降不明显,眼前是广阔无垠的大草原,山峦叠嶂,一层比一层更远,渐隐在茫茫云雾之中,直到天边,我们真像骑行在天路之上。我们经过著名的卡子拉山雷达站,解放军战士十分友好,为过往行人准备了热气腾腾的开水,这一传统他们已坚持了十多年。

我们继续往前,上上下下,完全没有想像中的过了卡子拉山垭口就是下坡的感觉。在疲惫不堪之中,翻过了一个又一个平均海拨4200-4600米的山头,没有去记忆,大约有4-5个吧,这些坡已让我们精疲力竭。同时,我们又感觉雅江县之大,总觉得快到理塘了,路边的一些标识还在指示这是雅江县管辖的范围。中途,我又暴了一次胎,烂路上的小石子扎的,换这个胎让我上气不接下气,4000米的高度换胎累啊!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转眼到了下午5点左右了,夕阳西照,我们看到了前面的路牌:“理塘--18KM”。旁边一个藏族警察也高声对我们说:“理塘还有18公里就要到了!”我们心头为之一振,马上停下来补充了巧克力、小面包和饮水,又上路了。

骑了大约2公里比较平缓的路,又开始爬坡了,我们迎着夕阳缓慢地摇坡。2公里过去了,5公里过去了,海拨高度又上升到了4300多米,我感觉有点胸闷。随着太阳的高度越来越低,气温也开始明显下降。我渐渐地超过了早我们出发很久的那十来个老年车友和广西车友,他们大多数开始推车了,能够听到他们急促的呼吸声。这时,坡还望不到头,在最前面的老年车友先后停下了,仿佛听到他们说先吃点东西,等后面的车友上来了商量搭不搭车。我们没有停车,而是继续慢慢摇。

绕过了至少2个山弯之后,我和飞刀都以为快到垭口了,抬头一看,上坡路又绕过了至少2个大弯伸向更远的山头,让人崩溃啊!夕阳越来越矮,海拨越来越高,逆风越来越大,我们越骑越慢。我和飞刀都下车推行了很长一段距离,还是感觉轻松不了多少。终于,我们看到了垭口,没有兴奋,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了,只能一点点地向垭口爬去,我们已快精疲力竭了……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说句实话,下山我不兴奋,不晓得前面还会不会有更高山头要爬?忽然,飞刀在我后面兴奋地喊起来:“下面是理塘!”这次我兴奋了,夕阳下远远望去,理塘县城完整地展现在眼前,终于要到了。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净一他们已安排好了住宿,让我们省心不少,能够得到及时休息。晚上九点我们才收拾好,然后去吃饭。在街上我们遇到了那些老年车友在找住宿,他们刚下山。交谈中得知,他们没有搭车,我真的从心底里敬佩他们。晚餐炒了好几个菜,我们都喝了点有益恢复疲劳的泡酒,商量明天是否直接骑到巴塘。说实话,我们对这段路十分陌生,也不敢完全相信攻略上的安排了,商定了一个原则,如果明天下午3点之点到达海子山垭口,就直接骑到巴塘,否则就歇措拉乡。今天也太累了,我们担心六点起床太早了,没休息够,把闹钟设在了七点。

我和飞刀早早地睡了,花椒则还在兴奋地写日记,净一还在忙着发帖……

 

 

D9  5月24日,晴,理塘--巴塘  骑行177公里  翻越海子山(海拨4685米) 总里程813KM

      

我们住的房间三面墙都是整面玻窗,我不到七点钟就被窗外刺眼的阳光照醒了。还好,感觉已完全从昨天极度的疲劳中恢复过来。我们麻利地收拾好了行李、装车,然后下楼找了一家四川人开的馆子吃早餐。

理塘在藏区相当有名,是七世达赖、十世达赖和第七、八、九世帕巴拉呼图克图和十世即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帕巴拉.格列郎杰的故乡,也是蒙古国师三世哲布尊丹巴等高僧大师的出生地。理塘被誉为“中华高城、雪域圣地、草原明珠”。

一大早,理塘街道上就围聚了许多人,大多数看起来像是康巴藏族,卖旧货的,摆地摊的,大声吆喝着的,手里拿着虫草向路人兜售的人最多,感觉鱼龙混杂。好在今天大街上有大批武警和解放军在集合训练,有了不少安全感。

我看到城里有一家比较大的自行车修理店,门口和店内放着好多辆山地自行车,不知吴老爹他们当时找到这家店没有?如果找到了,阿图他们可能就不会中途放弃川藏线之行了。

理塘县以西至海子山垭口大约90公里,也就是我们今天要路过的地方,是著名的毛亚大草原。五月的毛亚大草原还是初春,草地上翠绿的青芽还没有掩盖住去冬的枯草。但完全可以想像,过不了一个月,在群山环抱之中,无垠的草原将会郁郁葱葱;夏日,湛蓝的晴空下,牛羊成群,绿野连天,盛开的野花姹紫嫣红,打一个滚就是一身花香;秋日,晴空高远,云朵洁白,草木金黄;冬日,白雪皑皑,原驰蜡像。大草原总是有着无限的神韵与风姿。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虽然理塘的海拨高度仍然在4000米左右,但我们好像已开始适应高原了,今天的状态也好。刚出县城,我们就开始了快速拉练式骑行,道路很平缓地上升,我们的速度没有低过25公里/小时,相对前几天多数时候只有几公里的时速,终于又有了速度感。飞刀高兴地说,这是补周三训练营的课。我们几乎是一口气骑了近60公里,净一和涛声才追了上来。

净一选择了一处草地,把方便饭、热水瓶、罐头、午餐肉、餐具等都拿了出来,涛声开始做午餐了。蓝天白云之下,在静静的草原之中,这样的路餐是相当有品味的。红烧牛肉饭、紫菜汤加午餐肉、豆鼓鲮鱼、削好的苹果,我们心满意足。比起同路只能吃干粮喝凉水的其他车友,真的太幸福了!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我们收拾好再出发时,好运似乎结束了。天上刮起了大风,逆风!一顿美好的午餐之后,我们必须与逆风作斗争了。上午还风和日丽,一路顺畅,下午则是逆水行舟的感觉了。2点过了,我们才艰难地骑行到了海子山脚下,路牌指示还有12公里上山路。看来,到海子山垭口至少是4点钟了,而我们计划是3点之前到垭口才直接骑到巴塘,多半只有住措拉乡了。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想到巴塘休整,因为这么多天以来,实在是太累了,藏区乡上的食宿条件不可能休息好的。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一条很长的上坡路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仿佛钻进了天上。我们艰难地上坡,路边一群藏族小孩粗鲁地围上来强抢货架上的东西,害得我们上气不接下气。路旁的大人要么面无表情,要么一脸鬼笑。这时海拨高度约有4300多米了,我们的时速仅5-6公里/小时。

逆风,长坡,不进则退,走在与白云一样高的路上,我们几乎完全依靠意志,一步一步地向垭口接近。四.过了,我们终于到达海拨4685米的垭口,但没有看见海子。垭口的风很大、很冷,稍微喘口气后,马上下山。很快,我就看到了那2个著名的姊妹湖,迅速下车,摄影留念。净一他们也在这里等我们,摄影。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这时,一对年轻藏族情侣开着摩托车上来。我们向他打听路况,他说:“我刚从巴塘过来。”“路况怎么样?”我们急切地询问。“一路到巴塘都是下坡,路况很好!”这时,已是下午五点了,我大致估算了一下还有约90公里,如果速度赶快点应该能够在天黑前赶到巴塘。我们马上合计,一致决定赶路。

下山的路的确很爽,我们的速度相当快,义墩兵站、拉拉山隧道、措拉乡等一晃而过。在措拉乡村口,有许多藏族围聚在路边,还有许多警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典型的藏族乡村,确实没有看到一家合适的食宿点,我们直接赶到巴塘的决策完全正确!快出村子时,飞刀看见路边有两条狗,一黄一黑,没有理他的意思,骑到人家面前时,大吼一声吓别个。只见那两条狗身子一抖,翻身起来,愤怒地狂追飞刀,好像在说:“狗日的,你还敢吓老子!”飞刀吓腾了,见跑不赢狗狗,想起了牛肉的教导:“狗追时,停车,把车横在面前,捡石头”,索性减速下车,但没有站稳,摔了下去,车子正好挡在了面前。那两条狗狗见状,停止了追击,只是保持距离、面带怒容、不停地吼飞刀。当时,我和花椒心头高兴惨了!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从措拉乡到巴塘之间,路很好,坡比较陡,但飞石区比较多。我们小心观察,快速通过。晚上差不多8点了,天有点暗了,我们离巴塘还有大约18公里。净一在路边等着我们,开着大灯为我们照明。大约8点50分,天快黑尽了,我们终于到达了巴塘县入城口的加油站。水姐的同学陈哥夫妇一直在那里等着我们。

陈哥在W宾馆为每人预订了一个单间,条件还不错,很满意。我们到房间后马上快速洗澡,换衣服,快10点了才在楼下大厅集合。晚餐是巴塘很有名的耗牛肉汤锅,非常好吃。陈哥夫妇不是一般的率真热情,让我们好生感动。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D10  5月25日,晴,巴塘休整

 

好多天以来,真的很累了。昨晚我们决定在巴塘休整一天,大家都觉得这一天太宝贵了!我着实睡了个难得的懒觉,大概是九点半醒的。早餐都不想吃了,洗衣服,上网,写日志,不知不觉又到了中午。

已听水姐和陈哥说过措拉乡进去还有个拉措湖风景区,没怎么开发,很漂亮,值得一去。陈哥也极力推荐。花椒、飞刀和涛声动心了,我不想打断休闲平静的节奏没有响应他们,净一完全沉浸在PS照片之中也没有响应。午饭后,陈哥帮助包了一辆当地的微面,他们几个就马上搭车去了,我和净一都在各自的房间里敲键盘。

也不知什么时候了,反正天色已暗,花椒他们回来了,一个二个都满脸兴奋。花椒说:“感觉太好了!倒不说风景有好漂亮,但那里的人与自然、动物的和谐简直不可思议,太巴适了!”在极其偏远的地方有这种源于大自然的感觉是相当幸福的,毕竟,我们平时太缺少“和谐”的感觉了!

晚上,我到陈哥开的图片社去了,在县城中心位置,生意相当好,真的从心底里为他感到高兴。

陈哥夫妇又为我们在巴塘县剧场前的广场摆上了烧烤和啤酒,旁边有上百人在藏族民歌的伴奏下热情地跳着旋子舞……

      今天过得太快了。

 

      [巴塘街景]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宾馆窗口远眺]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巴塘--中国旋子舞之乡]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转下帖)

  评论这张
 
阅读(8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