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爷车的博客

不要去试图填满生命的空白,因为,音乐就来自那空白深处--泰戈尔

 
 
 

日志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D26 然乌-拉萨)  

2009-11-15 21:16:40|  分类: 我的骑行印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20  6月4日  然乌----波蜜  雨转晴  骑行132公里  总1519公里

      吃过早餐,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我们把放进包里的冲锋衣裤又都拿出来穿上了。今天以下坡为主,但一路不敢骑得太快,不想泥水溅得一身。

      我们沿着阿木错湖往西骑行,雨雾挡住了远方的视线,只是蒙胧地看得见平静的、浅绿色的湖水,绵延了大约20公里。惭惭地,我们看到平静的湖面变成了流动的河流,这就是帕隆藏布江。此时,平坦的柏油路面也结束了,变成了碎石路,又变成了非常典型的搓衣板路。借着下坡,我们的速度并不慢,但是几乎颠得我们都要疯了,不仅自行车周身在响,就连我们的下巴、我们的脊椎都被抖得发响。花椒说一路张大嘴巴“啊”个不停,免得牙齿被抖掉了。这段搓衣板路,整整有30公里!

      终于又走上了柏油路,雨也停了,天气渐渐放晴。

      我们又遇到了一队磕长头的藏族,有34人,他们来自四川的阿坝州,已出来4个多月了,估计还有6个月才能到达拉萨。每当看到瞌上长的人,我的心中都会涌起感动。我和他们交谈,告诉他们我很敬佩他们的精神,祝他们一路平安。一个看起来很阳光的藏族小伙子冲出队列来,和我们交谈了几句,他说非常佩服我们骑车到拉萨。这个小伙子看起来很帅,眼神特别善良。我确实很感动。

      越往波蜜方向走,一路风景越是漂亮,天空洁净,云朵洁白,雪山、森林绵延不断。午餐之后,我们都把沉重的单反相机背在了身上,生怕那些美好的景色从我们的视野中溜走。

      净一和涛声还是早早地把住宿安顿好了,我们到了宾馆还洗了不少衣服。晚上,我们在波蜜的重庆秦妈火锅店又喝了一顿。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DSC_9484.jpg

下载 (40.15 KB)
2009-7-15 22:01

DSC_9487.jpg

下载 (62.99 KB)
2009-7-15 22:01

 

 DSC_9492.jpg

 

 

越是接近波蜜,一路的景色越是变得更加漂亮。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又一次让我的内心感动。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经历了一路艰辛,才如此贴进西藏。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D21  6月5日,波蜜----通麦,晴,93公里,总1612公里。

      阳光灿烂的早晨!我们在一个很大的面馆一人吃了一大碗面,又出发了。

      今天沿尼洋河而下,一路风景都不错,我们的心情也如今天的天气一样好。飞刀和花椒一路都不时停下来拍照,我走在了前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中午,净一和涛声追上了我们。他们在路上的饭馆为我们打的回锅肉炒饭,还有咸烧白、素菜汤,更腐败的是每人还有一瓶啤酒,确是是我们翻过折多山以来最好的一顿路餐!我们三个从心底里感谢涛声和净一。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在路上,我们又遇到了一对嗑长头的父子,飞刀和他们聊了一会儿,知道他们是要到拉萨大昭寺,然后还要去阿里转山,他们的行程大约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每次看到、遇到这些满怀人生目标的人,我都想流眼泪,感动的眼泪。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下午快要到通麦之前,我们进入了川藏线上著名的102塌方区。道路一下子变得窄了,路面崎岖不平,仿佛随时都有塌方会发生的样子,有一些坡超级BT,个别路段只能过一辆车。我想,20年以前的老川藏路可能大多数路段都是这样子吧!?

穿过了4公里多长的102塌方区,就看到了通麦镇。一个很小的镇,318国道从中间穿过,一边是巨大的兵站,一边是连排的小饭馆和客栈。净一选的“驴友驿站”,一个四合院式的驿店,老板娘是四川德阳人,很有特点,无比热情和随和,龙门阵也是涛涛不绝。但她老公在一旁一句话都不说,只顾折菜、洗菜、切菜、跑上跑下。

同行西安车友和联合国车队的车友都住在这里,小院里热闹极了。老板娘在这里设有浴室、洗衣台、洗衣机这些设施,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在一起洗衣服、摆龙门阵,院子里头热闹得很啊!

驿站饭厅的墙上有许多车友的题词,来自全国各地的,感觉颇好。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D22  6月6日,通麦----鲁郎,阴,76KM,总1688公里

      昨晚下起了大雨,清晨起来天上阴沉沉的。

      早餐是让老板娘特意做的鸡汤烫饭,每人外加2个煎荷包蛋,老板娘依然非常热情,有说有笑。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告别了驿站,出镇口不到400米就进入烂路了,武警的警示牌提醒已进入易塌方、飞石、地质灾害易发区,这里就进入通麦天堑了。

      这里也是易贡国家地质公园入口。太早了,这里除了我们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大家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儿,摄影留念。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道路崎岖,一路上坡下坡,越走越窄,还有点BT,很快就汗流夹背了。不一会儿,通麦大桥到了。通麦大桥是帕隆藏布江上的一座钢结构的斜拉吊索桥,上面铺了一层厚木板,仅为单行,有武警把守。武警警示不能照相,我也没拿出相机来。不过,之前顺畅的柏油路忽然变成了狭窄的天堑这路,沿着帕隆藏布江而下,景色有着一种神秘的漂亮,倒是让人难以忘怀。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这段路程约有25公里长,处处都觉得是天堑,像是在玩小路,路窄的地方连小轿车也只能单向通过,没有安全感。一直缓上坡,相当耗费体力。帕隆藏布江是我进入西藏以来看到的最为豪放的一条河,比怒江都豪放,奔流不息,吼声震天。通麦天堑这段约25公里长的路都是依江而行,途中还经过了排龙天堑,看不到路基在哪里,这里自川藏公路打通以来从来就没有修好过!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地势稍微开阔起来,我终于看到前面是柏油路了。这时飞刀说:“老爷车,川藏线上最后一段烂路马上就走完了,不要再爆胎了哈……”当我的车轮跨上柏油路面那一刻,真的爆胎了,这是川藏南线上的第六次爆胎,也是最后一次爆胎!

      午餐是在狂风中完成的,飞刀的头盔都被吹进了悬崖里。

      

      下午,距离鲁郞镇还有20余公里时,天气变得晴朗了,但是道路也变得更费力了,不断地上坡下坡,速度越来越慢。令人欣喜的是,一路的风景也越来越好了。鲁郞真的如阿尔卑斯山一般漂亮吗?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不知翻过了多少个起伏的山头,终于看到鲁郞镇了。夕阳之下,确实与阿尔卑斯神似!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D23    6月7日,鲁朗镇----林芝八一镇,阴,色季拉山4515米,72公里,总1770公里

      原订早上拍摄些照片再走,可吃过早餐后天上还是乌云一片,看不到一点晴空。我们骑车来了到离镇中心约2公里的纳麦村,这里本是很有特色的摄影佳地,但也无奈光线混暗平淡。

      为了节约时间,我开着车和花椒、飞刀兜了一圈,按下了不少快门,希望有百里挑一的机会。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今天要翻越第13座有名字的高山----4515米的色季拉山,也是我们到达拉萨前倒数第二座山。到达然乌之后,我们已四天没有翻过山了。从折多山开始一直到安久拉山,我们几乎每天都要翻越一座有名字的高山,没有名字的都记不清有多少座了。

      对我们来说,翻越高山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和体能障碍,我们只计算翻到垭口需要的时间:距离除以6(公里/小时)=需要的时间。今天上山有26公里,大约需要四个多小时吧。

      色季拉山在林芝县东面,属念青唐古拉山脉,是尼洋河流域与帕龙藏布江的分水岭,垭口海拔4515米。据说,在山上可看到日出、云海和无际的林海,远眺南迦巴瓦峰峻美的雄姿。但是今天天气不好,在半山腰那个很大的观景台也没有看到南迦巴瓦山一点踪影。

      色季拉山西面的达则村旁的本日拉山,是西藏本教的圣地,为西藏四大神山之一,来此转山朝拜的人一年四季络绎不绝,信徒来自四面八方。每逢藏历八月十日,还要举行一次规模盛大的转山活动,称为“娘布拉酥”(请神求宝之意)。

      色季拉山有名的还有那满山遍野的杜鹃花,品种多,盛开期间气势浩大,景色极为壮观。但我们不合时节,只有等到以后机会了。

      一路天气不太好。我们的海拨高度超过4000米之后,山上的风比较大了,气温也明显降低,一路还看得到冬天没有融化完的积雪。我出发的时候穿了一条长骑行裤,一件抓绒衫,不一会就感觉越骑越冷。山上不时还飘起一阵阵细雨,一会儿下来穿冲锋衣,一会儿又下来穿中锋裤,麻烦极了。

      色季拉山最后5公里还是比较BT,天上下着雨,逆风阵阵,气温骤低,爬坡很费劲,即使这样仍然觉得身上发冷。我看见广西那个中年女车友走得特别艰难,不停地绕之字型还摇摇欲坠,从后面看过去显然是她的踩踏频率与呼吸严重不合拍。我建议她先休息几分钟,然后再骑,以照顾呼吸频率为中心来调整踩踏频率。

      净一和涛声准备给我们送午餐了,但是山上风太大,还飘着雨,花椒建议翻过垭口后再吃饭。这一延就到了下午2点钟左右,大家饿惨了,但仍然是在风雨之中草草地完成了午餐。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大家顶着风雨又出发了,一路放坡,速度极快,林芝美丽的江南景色渐显眼前,太漂亮了,与之前所形成的西藏映象完全是两回事!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八一,一个看起来很大的城市,我们一点都不适应了,这里的路口居然还有红绿灯!是啊,从雅安之后一路骑来所住宿的县城或是乡镇,小得来完全不需要红绿灯,我们在崇山峻岭之中已骑行了21天。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老车迷店中店的张军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为我们安排好了住宿。花椒的好朋友老魏也专程飞到这里迎接我们,给我们接风。在遥远的西藏,我们以骑行的方式与朋友们相逢,大家都比较激动。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   然乌-)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D24  6月8日,八一镇--工布江达县,多云间晴,骑行133公里,总1903公里。

      一大早,我们三个就起床、收拾,然后到街上去找了个小面馆,完成早餐。

      高山自行车行的高老板和卡卡也一大早就来到车行,我们的车和随身行李都放在那里。小高还热情地把我们送到了八一城外,道别……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我们都已很适应在青藏高原骑行了,一路都骑行得很快,一路景色也还比较漂亮。大家的心情随着拉萨的临近,也渐渐有点急了起来。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净一、涛声、老魏和卡卡他们今天安排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我们三个第一次没有让净一他们为我们准备午餐,中午在百巴镇一个四川人开的小饭馆里解决了午餐。

      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到了工布江达。虽然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但风却大得吓人。

      晚上我们在一家四川人开的饭馆美美地FB了一顿。

 

D25  6月9日,晴,工布江达县--松多乡,103公里

      今天的路程并不轻松,一路都是缓上坡。也许是我们的心情有点激动,离拉萨越来越近了,劲头也越足,一路并不感到很累。相反,一路走来的的那帮联合国军的年轻人,却比我们骑得慢些了,有些似乎快到心理和体能极限了,还有个别人发出了感叹:“现在真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当初辞职都在所不惜,非要骑川藏线?……”一起从成都出发的广西车友和来自全国各地志愿组合的那队老年骑友也不见了。显然,骑行川藏线的感受每个人都不一样。

      但是我,还有花椒、飞刀、净一和涛声他们,大家心照不宣,黙黙地以朝圣者的心态坚持,内心激情荡漾,以汗水和自虐来洗涤心灵。面对大自然,置身天箣之域,昂望神圣的雪山,还有什么可以让你的内心不平静呢?

      半路上,我们意外地与前来拉萨迎接我们的江老师和老格兜相遇。他俩乘座旅游车正好经过这里。此时此地,他俩激动异常,大家热烈拥抱,泪水横飞。后来在拉萨时江老师对我说:“一路座车经过了川藏线上好些地方,一路都在想老爷车他们是以何等的毅力坚持过来的,每当想到这里,心情就莫名激动,想流眼泪……”

      终于到了松多村。早就听说这里吃饭的条件可以但住宿条件差,净一和涛声已为我们选好了住宿----一家小超市的楼上,现铺床,没有任何洗涮条件。我们三个放下东西,马上开车倒回去2公里,在一个叫“松多温泉”的地方洗了个舒服的天然温泉浴,5元一人。这里海拨约4200米,怕高原反应,我们没敢泡得太久。

      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明天应该在墨竹工卡县住宿,也有攻略说是一天可从松多到拉萨。花椒首先表态,很想一天就到拉萨,接着大家都表态了----拉萨,明天就要拥抱你!

      晚上,我们又和脚哥、大唐联系,约好明天一定在拉萨河桥头会师!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D26  6月10,晴,松多乡--拉萨,翻越米拉山(海拨5013米),骑行188公里,总2195公里

      早上五点就起床了,我没有睡好,一晚都感觉是醒着的。我们头天晚上就收拾好了今天的行李,都是和衣而睡,没有洗漱,提起背包就轻手轻脚地下了楼梯,生怕影响到净一他们。

      屋外漆黑一片,繁星满天,偶尔传来几声远处的狗叫。老板娘还没有起床,我们叫醒了她。她马上开始给我们做蛋炒饭,烧水煮荷包蛋,大概花了半个小时。太早起床了,觉还没睡醒,我们一直坐在旁边发瓜,大家都一言不发,表情木纳。本来觉得蛋炒饭经饿,今天要翻5000多米的米拉山,可是这么早起来吃干饭,又没有汤,大家都有点咽不下去,只吃了很少一点。老板娘还给每人煮了4个荷包蛋,我们连汤带蛋都下肚了。

      老板娘提醒我们,这么早出门要注意外面的狗,万一被追了往往是十几条狗在后头,麻烦就大了。这一说我们都有点虚了,多等了一会儿,等到天际开始发白了才出门,已是6点过5分。很幸运,我们没有遇到狗。出门看到几个老年车友也出发了。我们第一次遇到他们时,差不多有十来个人,路上慢慢减员,今天只有四个人了。我们几个从心底里佩服和敬重他们。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最后一天的骑程,我们的心情比往天复杂,有点激动,也有点急躁。翻米拉山出乎意料地顺利,飞刀大约三个半小时到到垭口了,我大概是差一点四个小时,花椒稍后一点。米拉山口树着一个牌子,上面的标示高度是5013米。垭口拉满了龙达,随着狂风呼呼作响,还有很多旅游大巴载来的游客在此停留、留影。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后面还有15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不敢在垭口久留。买了几串龙达,写上了名字,挂在了垭口,然后就一路下山了。风还是很大,而且还是逆风,在5000米的高度感觉很冷,自由下滑的速度一度慢到12公里/小时,使劲蹬踩脚踏板才能够达到约20公里/小时。大约十几公里之后,风才渐渐小了下来,我们下坡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从垭口下来大约50公里,净一他们追了上来,马上找了个开阔地带摆开了做午餐的架势。在此之前的几公里下坡,我差点在自行车上睡着了。后来听说联合国军有个小伙子下坡时在车上睡着了,摔了出去,伤得不轻,不得不搭车到了拉萨,在医院下巴上缝了几针。午餐时,我们遇上了大唐的朋友,他们开车从成都到拉萨,大家非常高兴,一起用了午餐。

      我们继续朝拉萨前进,我们已进入拉萨河谷地带了,一路沿着拉萨河顺行。午餐后的40多公里路程,我们三个一直保持队形,以平均35公里/小时的速度前进,让其他同行的车友望尘莫及。后来,我渐渐感觉有点疲倦,屁股也不舒服,速度慢了下来,花椒则像打足了鸡血,继续跟着飞刀狂奔。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大约距离拉萨还有30多公里时,脚哥打来电话:“瞿哥,我们已到墨竹工卡了,你们在哪里?……”我心头一算,他们大概需要一小时可以到拉萨,我加快速度也差不多一小时,这样大家可以同时到达拉萨河桥头。脚哥的这个电话比打鸡血还管用,我心跳立即加快,精神为之一振,屁股也不痛了,平均速度一下子就达到了30公里/小时,一直保持到了拉萨。

      飞刀和花椒在距离拉萨河桥头约5公里的地方等着我,史努比在拉萨的一个朋友也在那里接我们。我们吃了点西瓜,又一起狂奔到了拉萨河桥头。远远地,我看见了布达拉宫。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花椒在拉萨的藏汉朋友开着奔驰600和路虎越野车在桥头迎接我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这一刻,我的内心无比自豪,我相信花椒、飞刀也是。

      我们没有马上进城,我们与脚哥、大唐约好了一定是在拉萨河桥头会师。不一会儿,我看见大唐骑着摩托车飞快地奔来,我大步走上前去,非常兴奋地与大唐拥抱,大唐用力拍打着我的背,大家又是泪水横飞。这一刻,千里迢迢,历尽艰辛,何等珍贵!藏族朋友的哈达快快献上!

      我们盼望着脚哥在视野里出现,这时,脚哥的电话来了:“史努比在墨竹工卡走错路了,耽误了一个多小时,我又没有油了……”大唐毫不犹豫地回头给脚哥送油去了。

      二个小时过去了,夕阳如血,还不见脚哥他们到来,大家有些焦急了。终于,远处出现了三辆摩托,净途摩托车队与净途自行车队完整会师了……

      太阳已快落下地平线了,为了到布达拉宫广场合影,我们不敢耽搁,马上排成一队骑过拉萨河大桥往布达拉宫行进。下桥时,不知是何原因,我一下子流下了眼泪,模糊了眼睛。后来花椒、大唐、飞刀、脚哥都说那一刻流下了眼泪。

      如血的夕阳照耀着雄伟的布达拉宫,神圣、庄严、神秘。我们来了,以骑行的方式,拉萨!

      我的第一次拉萨,第一次西藏,就是骑行!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后    记

      我们到达拉萨的当天晚上,花椒拉萨的藏汉朋友在当地最好的藏餐酒店为我们洗尘,达瓦美妙的歌声贯穿整个酒席,我们被藏族兄弟的真挚热情所感动,为天籁般的藏族民歌所陶醉,用香醇的青稞美酒荡涤一路征尘……多么美妙的拉萨啊!

      第二天,我们拜会了在藏传佛教中地位甚高的秋林吉巴活佛(法王),不用我描绘,大家一看照片就知道是一位高僧。他对我们说:“到拉萨来朝圣有三种人是最值得尊重的,第一是磕长头来的,第二是步行来的,第三是骑自行车来的。你们完成了人生中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晚上,花椒回请当地的藏族朋友,又是美妙的藏族民歌和美酒作伴,非常开心,一直HI到深夜3点,在纵情的喜悦中进入梦乡……席间,我、花椒、飞刀、涛声和净一一起敬酒,回忆起一路记忆深刻的几段往事,又是泪水纵横。是啊,大家一路历尽艰辛,互相鼓励,互相帮助,互相照顾,同甘共苦,多么不容易,多么珍贵啊!

      第三天,水姐专程从成都飞到拉萨为我们接风,她那可以媲美藏族兄弟的歌声,终于让我们这帮汉族兄弟也有了点面子。

      我们去了大昭寺,朝拜了心中的释迦莫尼,我在她的12岁等身像前站了足足20分钟。我们还去了布达拉宫,揭开了一点点它的神秘的面纱……

      西藏依然神秘,拉萨依然遥远,一切仍需仰视,不似天堂,又似天堂,我的梦,依然如朝霞一般明亮。

      拉萨,我还会再来……

      

(衷心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关心过我们、关注过我们的朋友和车友!)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回忆:摩托车队也历尽艰辛,苦,并快乐着!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二朗山隧道口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在119道班与老年车友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刚走过通麦天险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天路·净途--我的川藏南线骑迹(D20-26   然乌-拉萨) - 老爷车 - 老爷车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8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