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爷车的博客

不要去试图填满生命的空白,因为,音乐就来自那空白深处--泰戈尔

 
 
 

日志

 
 

折多山,我的里程碑!  

2008-08-20 22:45:34|  分类: 我的骑行印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征服巴郎山一直是我的梦想,早在四月份我和脚哥就在策划七月的行动计划了。但是,突如其来的5.12汶川大地震破灭了我们的希望!

一次例行的骑行,一个偶然的动机,我与辛老师、郑教授、脚哥等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全程骑行折多山,而我的心情自此不能平静,好多天都令我激动不已!

从成都到康定折多山丫口的总里程约375公里,海拨高度从500米到4298米,一路崇山峻岭,上坡路段约总里程占的4/3以上,骑行道路条件艰苦。由于工作性质所限,只有我、辛老师和净一能够安排足够的时间全程骑行,其他车友则利用周末驱车前来与我们会合,一起征服折多山。

说走就走,我们的行程很快就安排出来了,一共5天,充分照顾了第一次长途骑行的辛老师和净一。

D1(8月13日):成都-双流-新津-邛崃-名山-雅安,约150公里;

D2(8月14日):雅安-天全-新沟,几乎全上坡,约90公里;

D3(8月15日):新沟-二郎山-泸定:约49公里;

D4(8月16日):泸定-康定,约50公里,海拨1300米至2500米,途中计划与从成都赶来的车友会合;

D5(8月17日):康定-折多山丫口,约36公里,海拨高度2580米-4298米。登顶后全体装车返回成都。

我们都把自行车装上了货架、挡泥板、车前灯等装备,还根据当前的气候条件准备了雨衣、其他必需的物品。根据我以往的长途骑行经验,我给辛老师和净一开列了一个清单,他们都认真地作了准备,还特别作了防雨的准备。

 

 

 

 

 

 

 

 

 

8月13日,阴。

早晨7点半,我提前到达了与辛老师约定的地点,我和他今天将骑行到雅安,预计里程约150公里。净一则先开车到雅安的上里古镇摄影,将于下午在雅安与我们会合。

从成都经双流、新津至邛崃约74公里路段亦如往常骑行一样,没有特别之处。我一直让辛老师骑在前面,我则耐心地跟在后头,速度也不算慢,路上不时休息一会儿。

中午11点40分左右,我们抵达了邛崃,没有进城而是直接沿G318国道往雅安方向骑行,打算在路上顺便找一家饭馆解决午餐。一出城区,就是绵绵不断的起伏山路了,这个时候我们也都饿了,辛老师在坡道上明显骑得比较吃力。午餐是在邛崃前往平乐古镇的必经之路卧龙镇解决的,我们要了二晕一素一汤,外加一人一瓶啤酒。辛老师说:“再不吃饭我都骑不动了。”

午餐后半小时,我们又出发了,这时天气也忽然变得比较炎热了。也许是啤酒的作用,也许是辛老师还没有适应长途山地骑行,他显得很吃力,平均时速最多只有12公里/小时。在这种骑行节奏以及闷热的天气下,我也感觉昏昏欲睡……

依照这种节奏骑行了大约半小时,我们终于看到了一家茶楼,赶忙过去,各自找了根椅子座下。辛老师很快就在椅子上睡着了。这一路汽车很少,公路两侧几乎没有饭馆或茶馆。茶馆老板好奇地看着我们的行头,倒是十分热情。

约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又出发了,辛老师说睡了一会儿已恢复得很好了。但是出发不久,我感觉辛老师对山区的长坡很不适应,上坡特别吃力。

出发前几天,我已多次告诉辛老师,长途骑行在很多时候都是靠骑行节奏的掌握和毅力。虽然他确实感觉很累,但也一直奋力骑行。这段路我映象最深的,就是快到名山县城之前的长上坡和出城之后的长下坡,上坡非常吃力而下坡非常的爽……

在这段路上,我们遇上了下雨。

到达G318国道雅安收费站后,又是一个长下坡,从这里几乎可以全程滑行到约七、八公里外的城区,对于已骑行了约140多公里的我们来说那是相当的爽。快到城区的清衣江大桥时,辛老师不慎捏死了前刹,来了个前空翻,虽说只受了些皮外伤,但他当时的痛苦表情还是让我十分担心。

我在雅安的朋友早已帮我们在雅安宾馆订好了房间,净一也从上里赶了过来。晚餐十分丰盛,我们都喝了不少五粮春酒。

 

 

 

8月14日,雨。

昨晚睡得很香,好难得哦。

我们约定早上七点起床,而我六点钟就被窗外的下雨声吵醒----今天可能会雨中行了。洗漱之后,我认真地检查了背包和托包的防雨措施,然后叫他们俩起床、洗漱、吃早餐。

我们准备出发时,雨停了,这令我们很高兴。雅安雨后的空气特别清新,我们过了清衣江大桥就上了G318国道。今天,我们计划经飞仙关、天全到达二郎山脚下的新沟村住宿,路程大约有90公里,全部是山路,上坡居多。

 

出了雅安城区又是绵绵的坡道了,长长的上坡一个接着一个,穿行在大山河谷之间。我还是让辛老师和净一在前头,自己押后,各自按照自己的节奏骑行。

 

 我很喜欢在山区骑行,不仅可以挑战自己,还可以亲近自然,欣赏自然。

 

我们走到飞仙关大桥时,净一爆胎了,我立即停下来,先是迅速掏出相机拍了几张老飞仙关大桥,接着拿出工具和备胎换胎。净一想拍下我修车的镜头,刚举起相机,就过来两个着便服的人,大声喝道:“不许在这里拍照!”……

 

后来净一说:“看来这一路我们会很安全,到处都是防藏独的人。”确实,自从出了雅安一直到折多山,一路凡有桥樑、隧道的地方或要道路口,都有武警、特警或民兵把守执勤,有些地方还筑有作战工事。我们不想惹麻烦,没有拍摄这些镜头。

中午11点过,我们到达了天全县。大家一致决定吃面食,每人要了一大碗牛肉面、一大碗宜宾燃面,吃下去肚子已很饱了。这时,大侠发来了短信:“天全的桥头鸡汤抄手不吃要后悔的哦……”,净一的朋友也发来了相似的短信。看来天全的桥头抄手确实好吃,难怪那么有名。我们大呼后悔,该晚一刻吃午餐,这阵子啥子东西都吃不下去了啊!

 

休息了大约半个小时,我们又出发了。从天全县城到新沟村大约50公里,但上坡的道路仿佛越来越长了,令人疲惫。我仍然押后,不时停下来拍照片,也顺便休息一下。辛老师显得比较吃力,更专注于骑行。净一相对好得多,也不时停下来休息,或摄影。

 

[二郞山茶马古道起始点]

 

 

  

过老虎嘴隧道时,里面漆黑一片。我在前面领骑,辛老师在中间,净一在后面,打开了前灯和尾灯,一起配合顺利地通过了这个关口。

 

昨天和今天都是阴天,比较适合骑行,避免了太阳暴晒。但不幸的是,在距离新沟村还有大约25公里时,开始下雨了。长途骑行就是这样,我们必须冒雨骑行,不可能停下来等待。

越往前走海拨越高,雨也越来越大,完全浇透了我们,气温越来越低。辛老师的体力显然已快到极限了,完全是意志力在支撑着他。我和净一也不断地鼓励着他,并增加了休息的次数。净一和辛老师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就是骑不了多久就屁股痛,都影响到骑行状态了,然而他们都知道,唯有忍耐与坚持!

 

终于到达新沟村了。为了让辛老师尽快安顿下来,我们几乎没有选择,径直在一家私人旅馆前停了下来。我和净一马上让辛老师进去先座下休息,选好房间,更换淋湿的衣服,然后安排伙食。

缓过气来后,辛老师表情严肃地对我说:“老爷车,你要是再让我多骑一公里我都不干了!”

“天上下着这么大的雨,你不走不行啊!不走你怎么办?”我马上答道。

“我就坐在地上不走啦!”辛老师的语气完全像个顽童,我和净一哈哈大笑。我完全理解他,今天90公里的山路对他来说确实有点为难了,再加上昨天摔那一跤,他能够坚持到目的地已经非常不错了。

我们住的这家私人旅馆便宜得不可思议,净一讲的价,每人10元住宿费。但条件确实很一般了,房间里只有可以睡觉的床,卫生间和简陋的洗澡间都在外面,很不方便。二郎山隧道没有打通时,汽车都必须从山上的老川藏路通过,由于道路狭窄,几乎不可能错车,车辆都是分单双日进出,新沟村就是大量汽车等待进入泸定的中转站。我们住这家的老板说,那时新沟村很热闹,要什么有什么。现在,这里十分冷清。

洗了个热水澡后,辛老师吵着:“我今晚一定要喝酒,我想睡个好觉!”我想他大概是累极了,也让冰冷的雨水给淋够了。我们要了一瓶30元的小角楼,三个男人开开心心地喝了一顿,同时也欣赏着奥运会赛事。

 

我并不属于特别打得粗的人,对卧具卫生是能讲究就要讲究。面对10元一夜的铺位,我选择了合衣睡觉。事实证明我是对的,这晚也睡得比较好。辛老师和净一像平时一样只穿着内裤和背心睡觉,对10元一个的铺位还是有点心理作用,结果都睡得不太好。

今天,我和净一一路都鼓励着辛老师,不时提醒着他长上坡的骑行技巧,适时选择地方休息一会儿,总之以不拉豁为原则。有时候,你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选择挑战自己的方式去旅行,特别是面对体力极限和意志考验的时候、面对恶劣天气的时候,你说这是为了什么?其实,很多时候是没有答案的,也不需要答案!面对困难其实也很简单,乐观!

 

8月15日,阴转小雨

清晨六点过就醒了,窗外宁静无比,连鸟叫的声音都没有。我站在阳台上展开双臂作深呼吸,无比清新的空气馨人肺腑。这种愉悦的感觉在成都是绝对没有的。

我们每人吃了2个荷包蛋、1碗煎蛋面。然后收拾好行装,给每台车都重新上了一遍润滑油,并检查车子的机械状况。我们又上路了。

 

今天计划翻二郎山,终点是泸定县,全程约49公里。从新沟到二郎山隧道口是18公里连续上坡,穿过4176米长的二郎山隧道后,将是长达29公里的长下坡,一直到泸定县城。今天的路程开始是考验体力和意志的长上坡,然后就是可以飞翔的长下坡,独此一天。

二郎山在天全县境内,是省级风景名胜区,也是青衣江和大渡河的分水岭,为自然地理的分界线。景区总面积1600平方公里,包括二郎山、喇叭河、红灵山、白沙河四大景区。各景区环环相连,各具特色,象一颗颗绿色的翡翠,镶嵌在川西旅游大环线上。风景区具有雄伟、险峻、神奇、韶秀、清幽的原始风貌和独特的藏汉文化交融的历史内涵。

二郎山因一曲雄浑激越的《歌唱二郎山》流传久远,引起人们无尽的向往和遐思。

 

二郎山峰峦叠翠,林海茫茫,峡谷幽深。山顶可观蜀山之王贡嘎雪峰奇观。冬季银妆素裹,冰条垂挂。春末夏初,团牛坪、茶喝河、木叶棚杜鹃锦簇。门坎山珙桐花如鸽翔林海,黑燕子沟石林多姿,石杠子沟瀑布、聋吧沟瀑布群气韵非凡。喇叭河保持了良好的原始风貌,珍稀动物牛羚、水鹿在动物种群中极占优势。红灵山巍峨险峻,卧佛山如佛侧卧,万佛崖上的天然群佛各异。舍身崖的金顶、睹光台,小西天的望经台,雷音寺的南天门皆险峻陡峭,可观云海、日出、日落,欣赏"日月同辉"奇观。白沙河的龙门峡曲折幽深,沉香岩燕子洞钟乳石千姿百态,山燕群飞。葫芦水两潭相连,大石笋如春笋指天,凉水井三迭飞瀑,水海子倒映青山,小黄山景色秀美。景区内与康巴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积沉下丰厚的土司文化、边茶文化、藏汉佛教文化,遗留有古碉门茶马互市、二郎山茶马古道、紫石关旧城墙、红灵山庙群、慈郎寺等文物遗址。红军长征遗迹有红军大学、红军总医院、红四方面军总部、大岗山战场等遗址。

从新沟上二郎山沿途的景色都很漂亮,植被很好,路上的车辆也不算多,这是一条不可多得的经典骑行线路。辛老师一个人独自骑到前头去了,我和净一拿出单反相机,一路不停地拍照,我们约好在二郎山隧道口会合。虽然天空下着毛毛雨,我和净一仍然把单反相机挂在脖子上,舍不得看到的每一个值得拍摄的镜头。

 

 

大约距离二郎山隧道口2公里处,是老川藏公路与新公路分叉的地方。史努比于07年12月底曾独自成功骑行穿越过这条已废弃了8年的道路,一路充满艰辛和危险,也充满激情,他是我所知道的骑行穿越这条神秘之路的第一人。我也充满好奇地骑了进去。

 

这是一条碎石路,非常狭窄,崎岖不平,路的右边即是悬崖,即使小车错车都十分困难和危险。多年以后,路上长满了野草,很多地方的路基都塌陷了,稍远一点都看不见原来的路面了,一切仿佛都迅速回归本来的原始状态。一个人在这里,感觉自已十分眇小,就像是深山老林里的一只小动物。这里也寂静极了,静得有点可怕,如有声响可能就是一只野兽冲你而来……此时此景,我很佩服史努比能有勇气和胆量独自穿越这条路!

回到新路上,我很快就到隧道口了。只见辛老师一人坐在那里吃东西,没有什么表情,他可能已到了半小时以上了,我的到来令他一下子精神起来。辛老师对我说,最后两公里他都要崩溃了,不敢下车休息,怕下车后再也上不了车了。确实难为他了,第一次长途骑行,就遇上了这条连续18公里、越走越陡、海拨高度越来越高的长坡。另一方面,对许多车友来说,说明长途骑行更需要意志和毅力。

 

这里有武警的哨位,两个战士端着可打催泪弹的防暴枪,十分警惕地不断扫视着周围的动静。我们的骑行装很扯眼,来往的大巴上的游客对我们也投来羡慕和敬佩的眼光。隧道管理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过来告诉我:“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必须登记身份证。这里有部队、有警察,还有其他治安人员,为了避免误会引起麻烦,在这里请不要随意到处走动。”他随后把我们叫到值班室里去了。这里倒比外面暖和,还可以看奥运比赛节目,在这屋子里的军人与外面的完全是两个样子,十分随和,而外面的士兵几乎不允许你照相,不允许你和哨位的士兵谈话。

我们准备进入隧道时,那位工作人员热情地提醒我们注意的安全事项,还特意通知隧道那边的哨位不需要再检查我们的身份证了。

 

 

隧道里的灯光很明亮,但我们还是打开了前灯和尾灯,排成一线,辛教师仍然走中间。十多分钟后,我们走出了隧道口。果然不出传言,二郎山的两边真是两重天。我们上来的那边是乌云满天、细雨蒙蒙,而出来的这头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我们三个都很兴奋,在这里拍了不少照片。

 

 

我们看到,脚下的道路从半山腰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地方。辛老师问我:“老爷车,这条下坡的道路有多长?”我说:“我问清楚了,有29公里。”辛教师又问:“那这坡下完了到泸定还有好远呢?”我又说“下完就是泸定县城了。”“那太好了,不用再爬坡了!”辛老师满面欣喜。

从二郎山隧道口到泸定县城确实不需要费什么蹬踏的劲了,一路倒是考验了捏刹车的手劲。我们沿着大渡河一路下滑,还一路拍摄着喜爱的风光。

 

大约一个小时我们就到泸定县城了,这时是下午3点40分左右。净一眼睛尖,马上找到了一家客栈,家庭式的,房间很干净,洗浴卫生设施也比较好,我们的3人间60元一天。我安顿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三天的脏衣服全部洗干净了。然后,我们三人就在楼下选了家馆子,点了些豆花、烧菜和炒菜,美美地饱餐了一顿。今天可是没有吃午餐的啊,骑行了那么远的路!

 

按计划,今天晚上脚哥、水姐、郑教授和史努比那们应该到雅安FB,明天一早又从雅安出发来追我们,等在路上与我们会合后一起骑行到康定。大约五点过,大侠、西西打来电话,说她们下午四点钟就出发了,现在已到了雅安,见天色还早,想直接开到泸定来与我们会合,免得第二天早上又要早起赶路,还说才叔和马二哥也要赶来。

泸定晚六点过下起了大雨,待雨停后。我们先是把西西大侠她们要的房间订好了,然后就到城里找到一家“杨州足道”,净一和辛老师分别做了一套全身按摩。我本给自己安排的是洗足,但正要开始时西西、大侠和媛媛她们就赶到了泸定,我先起身去接到她们并陪同写好了房间,然后再陪她们一起吃晚饭。刚到饭馆门口,辛老师和净一做完按摩也刚走到这里,我们一起又吃了些东西,喝了几瓶啤酒。

我们第二天的安排是,大侠和西西她们早上睡晚些起来,然后去参观泸定桥,等到脚哥他们车队到来后再一起从泸定出发。我们三人则七点起床,早餐后出发前往康定,后援车队在什么地方追上我们,他们就从什么地方和我们一起骑行。

这一夜,我们三人都睡得不错。

 

8月16日,晴。

计划从泸定骑行到康定,50公里,全上坡。

我们的房间临近街道,我们三人很早就被汽车声吵醒了。拉开窗帘,今天的天气好极了,我们终于告别了连续三天的阴雨天!

 

 

 

 

 

 

 

也许是昨晚的按摩起了作用,也许是今天要和大部队会合,也许是我给他们两说的第三、四天开始状态会更好,辛老师起床后就说今天感觉不错,净一也有同感。我们迅速收拾好东西,到楼下的饭馆要了一大碗面稀里花啦地吃完,然后就出发先去参观著名的泸定桥。

泸定县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东南部,贡嘎山东坡,二郎山西麓,大渡河由北向南贯穿县境,是古代通往藏区的“唐蕃古道”和现川藏路经过的地方,素有“康巴东大门”之称。境内平坝、台地、山谷、高山平原、冰川俱全,为世界所罕见。

泸定桥是一座悬空架在大渡河上的铁索桥,泸定桥最早出名是康熙皇帝亲自定名并题写的。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康熙皇帝因军事需要及藏汉贸易方便下旨修建泸定铁索桥,并御笔亲题桥名“泸定桥”,意为骚乱已平,泸河已经安定。当时,这里(古称泸河)发生昌侧集烈之乱被平定,所以叫泸定桥。1935年,红军长征路过此处,受敌阻击,经过两小时激战, " 十八勇士 " 飞夺泸定桥,因此而名扬中外。    泸定桥结构特殊,造型别致。桥身由十三根碗口粗的铁链组成,其中底链九根,扶手四根。每根铁链由862至977节铁环相扣,均由熟铁锻造,共重21吨左右,桥身净空101.67m,宽2.9m,犹如十三条巨蟒横空出世,令人惊叹不已。桥台全用条石砌就,形如碉堡,下设落井,用生铁铸成的地龙桩与卧龙桩锚固铁链。桥亭为典型的明清建筑,飞檐翘角、古朴大方、造型别致。亭脊游龙走兽栩栩如生、十分壮观。

1986年我曾在泸定住过,时隔二十多年,泸定已完全变了样。

 

 

我们没有在此过多停留,一路奔向康定方向了。

与前两天感觉不同的是,虽然G318国道还是沿河谷上行,但两边的山更高,坡更陡,天更蓝了,风也很大。刚出城就是一个约2-3公里长的陡坡,约10公里处穿越了一个比较长的隧道。我和净一仍然一路拍摄照片,走走停停,掉在后面。今天辛老师说他的状态很好,一直骑在前头,几乎看不到人影。我只能通过手机与他联系,确定他的方位。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走过了30公里的上坡路,后面的路看起来更陡了。这时,我的对讲机中传来了史努比的呼叫,我确认他们离我最多只有10公里的距离。这令我十分高兴,马上把消息传给了辛老师和净一。三天多了,终于可以在遥远的征途上遇见至好的车友们了,那心情如同在异国他乡遇到久别的亲人一般。

不一会儿,从坡道下飞快地开上来了我熟悉的车影----才叔的越野车、赵哥的越野车、郑教授的雷诺车、西西的速腾车;一个个熟悉的身影从车上走下来,马二哥、才叔、脚哥、水姐、史努比、晚期、站花花、大侠、西西、媛媛、郑教授、梦云等,大家都分外高兴!

 

 

 

除脚哥、西西、大侠、马二哥需要继续开车外,其他车友都迅速装好自行车,陆续往康定方向骑行了。

从乌斯河分叉路口起,沿着G318国道有一条不宽的河一直延伸到康定城内。由于落差很大,河水始终如咆哮的巨龙滚滚向前。不知何故,我很喜欢听这河水咆哮的声音,也喜欢看那河水滚滚翻腾的样子,一路不知停下多少次驻足观看,仔细咛听。

 

 

下午4点左右,我和净一最后到达康定城区。才叔亦如往常一样热心,为大家在康定宾馆提前安排好了住宿。才叔在康定的朋友热情地以藏餐、美酒和歌声来款待我们,让我们体验到了藏族朋友真挚热情,让我们忘却了疲劳,让我们充满愉悦。衷心感谢才叔的藏族朋友了!

 

 

晚上九点过,刚从上海出差回来的花椒专程带着自行车从成都火速赶到了康定,他一门心思就是想和大家一起征服折多山。多么铁杆的车友!

康定的夜晚充满浓郁的民族风味,五彩斑澜……

 

 

8月17日,晴

计划登顶折多山,单程约36公里,海拨高度2580米至4298米。

我和脚哥住在一起。我们早上六点四十起床,七点半就准时在康定宾馆门口集合了。

今天天气晴朗,我才发现康定宾馆有着浓郁的藏族特色,旁边的寺庙也很漂亮。

 

 

 

我们遇到了另外三位专程来康定骑行折多山的成都车友。天下车友是一家,大家在远方相遇是缘份,自然就走在一起了。

 

 

吃完早餐后,大家就开始漫漫征程了。还没出城,就是一个长长的BT坡,大多数车友都是以小盘带大飞慢慢摇上去的,速度最多7、8公里/小时。

路过一个小卖部时我下车买了包饼干备用,出来后所有的车友都走到前面去了,不见了踪影。我重新背好背包,依然用小盘带大飞慢慢地摇。我一点都不敢太用力,前面是望不到头的漫漫BT坡,生怕过分消耗太多的体力。说实话,虽然我骑行过很多次长途,对自己的实力和技术一点都不怀疑,但却从来没有在海拨3000米以上骑行过,我最担心因体力分配不当而出现高原反应而功亏于溃。

尽管我的速度并不快,但很快就超过了辛老师、梦云、水姐、站花花、净一、花椒、才叔、马二哥和那三个成都车友。肯定是坡坡太BT加上高原缺氧,他们骑不了好一会儿就得停下来休息。从他们的骑行姿势也看得出来他们很吃力。

 

史努比一人冲在最前头,在对讲机里不时报告着他的里程和海拨高度。当我刚走到6公里时,他告诉我已走到10公里处,海拨高度是3200米;当我走到10公里处时,他告诉我已走到19公里处,海拨高度是3800米。这加剧了我对速度的错觉,我觉得是在爬行,12公里竟用了2个小时,我曾短暂地怀疑过自己能否登上丫口。

在15公里处,花椒和站花花跟了上来。站花花告诉我,水姐好像有高原反应,我决定停下来等后面的车友上来。辛老师跟上来了,水姐跟上来了,才叔、马二哥和梦云也跟上来了。我让他们在这里休息一下,补充些水份和能量,然后又出发了。

今天的景色与往天又不一样了。巍巍高山,气象万千,有着苍凉雄浑之美,满目尽是平时看不到的高原景色。我始终与才叔和水姐保持速度,马二哥则主动照顾留在后面的梦云和辛老师。不知不觉中,我们骑行到了约20公里处,这时的海拨已有3800米左右了。才叔给我说:“简直不按,都走到这个高度了。”言下之意,还可以继续前进。水姐也挺了过来,反应正常。他们都有信心继续登顶了。

 

但是,我们带的食品和水显然不够了。关键时刻,西西发来短信,说是已买了不少食品和水赶上山来了。我们继续向前,大约走到25公里时,大侠、西西和媛媛跟上来了,带来了我们最需要的红牛饮料和面包,同时把我们很重的背包都放在了车上。补充了能量,放下了包袱,我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此时的才叔和水姐,已对登顶充满信心了,也下定决心要坚决登顶了。之前,他们是很低调的----“骑到哪里不行就打倒下山。”

 

幸运的是,我没有明显的高原反应,呼吸比较均匀,没有气紧的感觉。只有当停下车来的那一阵,有类似在地上蹲久了突然站起来头昏的感觉。

史努比第一个骑到丫口,用时3小时40分。他照了几张照片后立即滑翔下山,到宾馆去开后援车上来。脚哥、郑教授、晚期、花椒、站花花是冲顶的第二梯队,比我们提前了约1小时到达丫口。

当能看见折多山丫口的位置时,距离丫口大约还有七、八公里,眼前满是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一直延伸到丫口。经历了4个多小时的艰苦骑行,终于到达了海拨高度约4000米这个位置,距离目标已不远了。这时,心中忽然涌起莫名的感动,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流下眼泪,也不明白这眼泪代表的是激动、感动、还是感伤?

 

 

才叔在距离丫口约2公里的地方时出现了比较严重高原反应,西西和大侠马上从丫口开车下来救急。缓过气来后,才叔坚毅地继续朝丫口骑行。

我开始最后的冲刺了。这时,我忽然感觉身体轻了很多,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加速冲向丫口,要不是顾忌高原反应,我感觉可以用中盘带小飞快速摇上去。

经过了五天的骑行,我终于登上了折多山海拨4298米的丫口。此时,心中有着难以言述的感慨和喜悦!

 

过了一会儿,水姐踩着快速的节拍摇上来了,看得出她的心中也带着胜利的喜悦。我在终点激动地鼓励她冲刺最后几米。成功了,她喜极而泣……

才叔也快到终点了,但是,他表情痛苦,显然已快精疲力尽了。最后500米媛媛一直跑步鼓励着他……

 

历尽千辛万苦,登顶的那一刻是幸福的……

 

 

折多山丫口垒起有玛尼堆,无数的唐卡在风中飘舞,让南来北往的客人都能看出折多山的欢迎之意。渐觉此山是有灵气的,否则,我们怎么会有涤净心灵、开阔胸怀的感觉呢?

如果还有机会去折多山,我仍然会选择骑行,领略途中美丽或艰辛的点点滴滴。其实,在生活和事业中也一样,不管多么曲折坎坷,只要是自己的选择,一定要朝着目标坚定地走下去。

 

?

?

?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