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爷车的博客

不要去试图填满生命的空白,因为,音乐就来自那空白深处--泰戈尔

 
 
 

日志

 
 

生命本没有名字  

2007-09-12 23:36:46|  分类: 品味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几年前,我在书店第一次看到周国平《守望的距离》的时候,觉得这本书的印刷质量比较好,封面设计很简洁,在书架上很显眼,甚至当时余秋雨正版的《文明的碎片》都略逊一筹,于是,拿下书架翻了起来,果然相当不错。再随手一翻,到了那篇《自我二重奏》,有与无、轻与重、灵与肉、动与静、真与伪、逃避与寻找、爱与孤独……,一个接一个的主题,作者与心灵对话,与哲人和大师们的交流,朴实之中闪耀着睿智和幽默,也打动着我。

 

  直到现在,这本书还放在我的床头书架上。即使前几年长期出差在外地工作,这本书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行李箱。后来,我还陆续买了周国平的《爱与孤独》和《徘徊在人生的空地上》这两本册子,记得曾向多位朋友馈赠过周国平的书。

 

  周国平的散文富有哲理,更象个哲学家在谈生活,时而严肃,时而调侃,娓娓道来,受益非浅。

 

  周国平的散文表现平静,感觉不到大起大落的情绪,却不乏丰富的内涵和贴近人生的思考,需要细嚼慢咽,反复品味。也许正是如此,这本书经常成为我的枕边读物,或是经常都放在马桶边,伴随我最休闲的时候。

 

  正因为是哲学家写散文,周国平的大多数散文都好像来自其深思熟虑之后。即便是作者内心曾有过汹涌澎湃的思潮和斗争,而最终还是理性的面向读者。周国平是个有相当责任感的哲学家型的散文家。

 

  周国平的散文中,有一篇比较特别,《生命本来没有名字》。作者曾收到了一封普通的不认识的读者来信,在不经意间读完这封信后,被深深地感动了,写下了这篇散文。在周国平众多充满哲理的散文当中,这篇算是“另类”了,因为我读完后也心生一份份感动,也油然感到一丝丝来自心灵空间的清新。

 

  我想,任何对这篇散文的诠释都是多余的,还是存于此处,随时欣赏吧。

 

 

《生命本来没有名字》(周国平)

 

  这是一封读者来信,从一家杂志社转来的。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读者,都会收到读者的来信,这很平常。我不经意地拆开了信封。可是,读了信,我的心在一种温暖的感动中颤栗了。

 

  请允许我把这封不长的信抄录在这里--

 

  “不知道该怎样称呼您,每一种尝试都令自己沮丧,所以就冒昧地开口了,实在是一份由衷的生命对生命的亲切温暖的敬意。”

 

  “记住你的名字大约是在七年前,那一年翻看一本《父母必读》,上面有一篇写孩子的或者是写给孩子的文章,是印刷体却另有一种纤柔之感,觉得您这个男人的面孔很别样。”

 

   “后来慢慢长大了,读您的文章便多了,常推荐给周围的人去读,从不多聒噪什么,觉得您的文章和人似乎是很需要我们安静的,因为什么,却并不深究下去了。”

 

  “这回读您的《时光村落里的往事》,恍若穿行乡村,沐浴到了最干净最暖和的阳光。我是一个卑微的生命,但我相信您一定愿意静静地听这个生命说:‘我愿意静静地听您说话……"我从不愿把您想象成一个思想家或散文家,您不会为此生气吧。”

 

  “也许再过好多年之后,我已经老了,那时候,我相信为了年轻时读过的您的那些话语,我要用心说一声:谢谢您!” 信尾没有落款,只有这一行字:“生命本来没有名字吧,我是,你是。”

 

  我这才想到查看信封,发现那上面也没有寄信人的地址,作为替代的是“时光村落”四个字。我注意了邮戳,寄自河北怀柔。

 

  从信的口气看,我相信写信人是一个很年轻的刚刚长大的女孩,一个生活在穷城僻镇的女孩。我不曾给《父母必读》寄过稿子,那篇使她和我初次相遇的文章,也许是这个杂志转载的,也许是她记错了刊载的地方,不过这都无关紧要。令我感动的是她对我的文章的读法,不是从中寻找思想,也不是作为散文欣赏,而是一个生命静静地倾听另一个生命。所以,我所获得的不是一个作家的虚荣心的满足,而是一个生命被另一个生命领悟的温暖,一种暖入人性根底的深深的感动。

 

  “生命本来没有名字”--这话说得多么好!

  我们降生到世上,有谁是带着名字来的?又有谁是带着头衔、职位、身份、财产等等来的?可是,随着我们长大,越来越深地沉溺于俗务琐事,已经很少有人能记起这个最单纯的事实了。我们彼此以名字相见,名字又与头衔、身份、财产之类相联,结果,在这些寄生物的缠绕之下,生命本身隐匿了,甚至萎缩了。无论对己对人,生命的感觉都日趋麻痹。多数时候,我们只是作为一个称谓活在世上。即使是朝夕相处的伴侣,也难得以生命的本然状态相待,更多的是一种伦常和习惯。

  浩瀚宇宙间,也许只有我们的星球开出了生命的花朵,可是,在这个幸运的星球上,比比皆是利益的交换,身份的较量,财产的争夺,最罕见的偏偏是生命与生命的相遇。 仔细想想,我们是怎样地本末倒置,因小失大,辜负了造化的宠爱。

  是的----我是,你是,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多么普通又多么独特的生命,原本无名无姓,却到底可歌可泣。我、你、每一个生命都是那么偶然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完全可能不降生,却毕竟降生了,然后又将必然地离去。想一想世界在时间和空间上的无限,每一个生命的诞生的偶然,怎能不感到一个生命与另一个生命的相遇是一种奇迹呢。

  有时我甚至觉得,两个生命在世上同时存在过,哪怕永不相遇,其中也仍然有一种令人感动的因缘。我相信,对于生命的这种珍惜和体悟乃是一切人间之爱的至深的源泉。你说你爱你的妻子,可是,如果你不是把她当作一个独一无二的生命来爱,那么你的爱还是比较有限。 你爱她的美丽、温柔、贤惠、聪明,当然都对,但这些品质在别的女人身上也能找到。惟独她的生命,作为一个生命体的她,却是在普天下的女人身上也无法重组或再生的,一旦失去,便是不可挽回地失去了。世上什么都能重复,恋爱可以再谈,配偶可以另择,身份可以炮制,钱财可以重挣,甚至历史也可以重演,惟独生命不能。愈是精微的事物愈不可重复,所以,与每一个既普通又独特的生命相比,包括名声地位财产在内的种种外在遭遇实在粗浅得很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